素然孵化的两个年轻品牌,用不同方式表达日常|上海时装周

10 月 11 日,上海时装周第二天,素然(ZUCZUG)创始人王一扬先后出现在两场秀上:WHM和Klee Klee。两个都是素然内部孵化出的独立品牌,由原素然团队中的两个年轻人王浩铭和王艳艳分别

       10 月 11 日,上海时装周第二天,素然(ZUCZUG)创始人王一扬先后出现在两场秀上:WHM和Klee Klee。两个都是素然内部孵化出的独立品牌,由原素然团队中的两个年轻人王浩铭和王艳艳分别担任主设计师。

       瘦弱的王浩铭穿着白色针织衫,戴一顶灰色棒球帽,头发捆在脑后扎成小辫,满眼血丝。他前一天在兴业太古汇北楼 3 层的多功能厅忙到凌晨 5 点才休息,中午 12 点又回来接着布置秀场。

       这是时装周走秀前夕不少年轻设计师的常态。王浩铭对这种节奏也已不算陌生。这个重庆年轻人 2009 年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,随后便移居上海加入素然,至今已满 9 年。WHM 于 2017 年秋首次参加上海时装周的 XCOMMONS 独立设计师展区,如今也已连续三季。

       但他还是不擅长应对媒体关于灵感来源的问题定式,或者说懒得应对。“没什么灵感”,他说。这还是一个尽量往生活日常靠拢、不考虑时尚潮流的系列,“虽然日常,但也要优美。”

       这个观点集中体现在秀场设计:观众的白色座椅将这个圆形场所分割为三条小路,路边点缀有 90 年代常见的白玉兰路灯——日常但也优美。


       配饰给整个系列增加了幽默感。整只小龙虾以及虾钳被做成了耳环或项链,有红色和银色金属质感两个版本;基础款的 T 恤、连衣裙和拖鞋外,包裹着一层闪闪发光的黑色或白色细丝织成的网格——那其实就是用于服装挂牌的最普通的塑料丝;线圈笔记本造型的手袋从上一季延续至本季,但在印花和材质上做了改变:大理石印花,搭配类似沙滩鞋鞋底的那种轻盈泡沫材质。

       服装仍然以廓形简单且实穿的衬衫、半裙、连衣裙、风衣等为主。最引人注意的是印花:远处看上去似乎只是无序的条状印花,近看才发现是五颜六色的碎布条图案,其中还混有细小的 WHM Logo。前一季的格子大衣以及鹅黄 Polo 衫,也同样变成了写真印花。这种衣物层叠错落的美感发掘自晾衣杆。

       模特大多瘦弱,面孔素净,但妆容和发型的变换让他们看上去有的摩登现代,有的朴素安静。由音乐制作人 33EMYBW(原名吴善敏)创作的节奏感强烈的秀场配乐,最后以邓丽君的《像故事般温柔》收尾。



 

 

       2008 年起,也就是素然创立 6 年后,创始人王一扬开始从内部孵化相对独立的品牌。“当下的生活方式,是跨社区、跨生活方式的……年龄不是唯一界定消费族群的标签。”王一扬在接受 BoF 采访时如此解释。而他的商业合作伙伴黄志锋则认为,“我们实际上最大的危机感,来自一个品牌老化的普遍问题,80后已经步入中年了,如何能找到新的客人。”

       目前,素然旗下已经孵化的包括运动品牌 An Ko Rau、环保品牌 Klee Klee、设计师品牌 WHM 和配件品牌 extra one。除了都在素然门店出售,他们也有各自的销售渠道:Klee Klee 在上海安福路开有临街专卖店,An Ko Rau 在兴业太古汇设有独立门店。WHM 则进入了买手店,目前共有 11 家。除素然自主开设的 in the park 外,还包括北京栋梁、Labelhood、Arrits(南昌及成都店)、MDC、西式生活馆(成都)、the nio space(哈尔滨)、衍依(恩施)和丽宣(洛阳及南阳店)。

       虽然都延续了主线强调真实性和生活化的设计思路,但这些品牌的产品定位和营销风格各不相同。随后那场在巨鹿路 820 号、Base 办公空间中庭举行的 Klee Klee 发布会,就格外凸显环保性和自然感,而不是 WHM 所强调的优美和幽默感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走秀在露天支起的白色帐篷中进行,四周包围着绿色植物和黄色地中海风格建筑。秀场旁就是 Klee Klee 的临街店铺,室内设计以木材搭配白色墙面,简单温馨。服装以蓝色、大地色和白色为主,挂有“环保棉”、“Indigo Juice”(一种只需少量水和能源的丹宁染色工艺)或“BCI 良好棉花”的标签。门口摆着《庄严:西部植物》的展览手册。摄影师庄严也为 Klee Klee 拍摄了 Lookbo

>
标签

关键词

加载更多